信息内容服务原创分享平台

当前位置:爱找 > 营销百科 > 营销技巧

姑娘,其实我挺理解你的-苍溪唤马

城南 评论 0 收藏 15 查看 1190 2016-02-16 04:18:45

在成都工作的小伙子,带着城里的女友回老家过年,两人手拉手的一起去,结果女友一人泪流满面的回。

姑娘,其实我挺理解你的-苍溪唤马


原因可能大家都知道了,就因为除夕夜里的那顿团圆饭。

这是这个春节,除了除夕夜8点开场的春晚版新闻联播外,吵得最为热闹的事了。

过程其实很简单,小伙子的家在苍溪农村,女友是上海城里人,一人君能想象出来,出发之前,两人一起到超市挑选礼物的情景:

你家那里很冷吧,这件内衣给你妈,暖和;

你爸喝酒,这个不错,多买几瓶,还有那个烟;

这羊绒大衣太漂亮了,你妹妹穿上肯定好看……

出发前,这对小情侣幸福地在超市里挑选着礼物,女友跑东跑西,幸福得像只小鸟;男友则推着购物车跟在后面,看着欢蹦乱跳的女友,傻傻地笑着。

一人君相信,那一刻,幸福肯定完全包围了这两个年轻人,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预料到一天之后的悲剧。

一顿饭,生生毁掉了一桩姻缘。

姑娘,其实我挺理解你的-苍溪唤马

其实这大过年的狗血桥段,整个就是电视剧《王贵与安娜》的翻版。

乡下娃王贵与城里女安娜恋爱后,主动要求去王贵老家。别想歪了,安娜并不是想孝敬王贵父母,只是听说王贵家乡的梨园很美,想去看风景而已。

你完全想象不到,一个城里姑娘对农村自然美的向往,以及与心上人一起旅行的幸福感,这一切无关礼貌与孝敬。

在经过火车汽车拖拉机外加步行后,才好不容易进了家门,安娜原先满心的喜悦与幸福,在这番折腾之中早已灰飞烟灭,唯一感受到的就是累、饿、困。

虽然饿得不行,但黑漆漆的碗筷让安娜恶心;虽然很困,但肮脏的被子,让安娜不敢脱衣服;而王贵妹妹洗碗竟然不用水,只用布擦,更让安娜吃惊。

就连安娜最想看的梨园风景,由于季节的原因,也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桠;更特别的是,梨树根下农家肥沤出的气味,熏的安娜眼睛都睁不开。

上海女孩的遭遇比起安娜,仅仅是九九八十一难中的初级阶段,但对于一个城里女孩来说,这已经足够震撼了。

费这么多口舌来说电视剧,其实就是想说,有些事你没有经历过,也就无法凭空感受。

现时的网络上,大多是对上海女孩的指手画脚,最多的说法是,分手可以,请尊重他人,大过年的,更不要搅了别人的团圆。

看起来,话确实在理。但是,你不是那女孩,无法体会她当时感受。

除夕之夜独在异乡,孤身一人看着黑漆漆的屋子,想着不可未知的将来,原先满满的幸福画面踪迹全无,那一刻,现实给予一个涉世未深女孩的,远远超过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。

从城市小康家庭,到山村贫困人家,将这种天壤之别的落差,突然之间强加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身上,实在是太过残酷,更何况她是抱着满满的幸福而来。

那一刻,女孩是绝望的,是那种没抓没落的绝望,因为她看到的是她另一半贫困家庭的真实,而非她来之前想象中的农家乐。

所以女孩这才有了向满世界求救的心理,这是一种本能地自救反应。

这种反应是自发的,就像一个坠落悬崖的人,发现崖壁之上有一颗小树,于是拼命伸手去抓一样,那是一种本能,至于是否会将崖壁上的小树拔扯出来,他们是不会,也不可能想到的。

但是,也正是这种求救,才有了大批所谓理智人士对女孩的道德说教。

其实一人君很理解大家对女孩的口诛笔伐,很大一个原因就是,很多人也都来自农村,与那个江西男孩有着相同的经历。

男孩的尴尬,就是他们的尴尬;男孩父母的伤心,就是他们爸妈的伤心。某种程度上说,与其说他们是在进行道德说教,不如说他们是在找补自己曾经尴尬的经历。

这个春节,于建嵘在微博上号召回家的网友与父母拍张合影。于教师的目的,是让孩子多亲近父母,但从发到微博上的大量照片来看,大多网友都来自农村。

正是有着相同的农村经历,所以愈发对上海女孩的做法有着本能地反感,可也正是这种反感,面对事件时让你的情感发生了倾斜。

姑娘,其实我挺理解你的-苍溪唤马

其实现在的农村比起以前,条件已经好了很多。

一人君就亲自见识过这样的“厕所”:

一口大瓦缸深埋到地下,缸口与地面略高出一点,一块不到一尺宽的木板横放在瓦缸之上,上面再罩一个简易的草屋或者瓦屋。

这,就是农村的厕所。

到这里上厕所,你必须具备3重功夫:一是能忍受住特别的气味。因为厕所几乎是敞开的,而且排出物都要回收再利用,所以特别的气味需要有一颗特别的能忍受的心。

二就是需要绝对的胆大。

一块不宽的木板随意地放在瓦缸口上,并无任何固定,踩上去颤悠悠的,如果你胆子不够大,是绝对不敢踩上去的,因为木板之下,就是半缸的农家肥。

第三就是还得有日积月累形成的独门功夫。踩在颤颤悠悠的木板之上,在宽衣解带痛快淋漓的情况之下,如何保持平衡,这功夫实在不是一两天就能掌握的。

而在你痛快淋漓的同时,如何避免水花溅满一屁股,更是直接关系到你方便之后的舒畅程度。

姑娘,其实我挺理解你的-苍溪唤马

你们肯定在说一人君真恶心,没错,写下这些文字,即使是农村里出来的我,回想起那些画面,到今天依然感到挺恶心的。

可是,如果这些情景是一个从小在大城市里长大的女孩,来到农村后遭遇的第一课,她的反应应该是礼貌地接受,还是转身离开?

所以就有了那么一个词,事后诸葛亮。

事发之后,冷静下来,人人都能成为道德居士,而一旦当你身处当时,强大的落差冲击而来时,很少有人能理智地应对,更何况是一个从小娇生惯养,涉世未深的城市女孩,对她提出种种要求,未免有点不近人情。

姑娘,其实我挺理解你的-苍溪唤马
这就像一个饿极了的人面对着一桌饭菜,你却要求他先洗手,然后坐到桌子边,再拿筷子夹菜,然后慢悠悠地咀嚼,不能有吧嗒嘴声,不能有盘碟碰撞声,还要有吃相。

这样,还不如直接饿死他得了。

文字版权信息,本文地址:http://www.izhao.net/hccms-45-736-363.html

|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